山西文学网

嘶风老骥, 雅健雄奇——喜读《梁东诗词》

骥怎么读

导读:嘶风老骥, 雅健雄奇——喜读《梁东诗词》约有2564个文字,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。内容由山西文学网整理编辑,关键词是骥怎么读嘶风老骥, 雅健雄奇——喜读《梁东诗词》;主要讲解的内容是那么,读《西游记》时遇到生字该怎么办呢?下面提到的这些生僻字,你都认识么?大圣见了,嗖的一翅飞起去,变作一只大鹚老,冲而...的相关信息,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。

骥怎么读 嘶风老骥, 雅健雄奇——喜读《梁东诗词》

    • 电光火石,人生真如一瞬,不知不觉中生龙活虎的梁东先生也步入了耄耋之年。回想起二十年前在孙老的推介下,梁东加盟草创中的诗词学会,出任常务秘书长。一头扎下来,跟我们搞大赛,拉赞助,创办杂志。大家干得热气腾腾,红红火火。中华诗词能有今天的盛况,梁东功不可没。然而梁老也跨入了八零后的年龄段。但梁东毕竟是梁东,年届八旬,虎气犹在。读他近二年的诗词,其蓬勃的生机,丝毫不亚于年轻人的朝气。 给我一个突出的印象是:字里行间充满着雄强的生命意识,就拿其《八十自寿》说吧:  无端八秩扣荆扉,回首青丝已十围。  岂止城南怀旧事,勉从心曲酿芳菲。  才偏缺贝华光浅,秀却添金底气微。  魂梦无嫌春色晚,一犁烟雨踏花归。 好一个“魂梦无嫌春色晚,一犁烟雨踏花归。”满目苕秀的春光和诗人的潇洒,哪有一丁点老气暮怀。这不活脱脱就是八十高中龙头老状元的梁颢,踏遍汴城花的缩影吗!另一首《四斋火》,写六十年前北洋大学窗友重逢的喜悦: 轻别何妨世事艰,是歌似梦岂如烟。 斑斓熔铸一腔血,悲壮登攀几度关。 山海月,照无眠。八千里路到天边。 四斋曾共红炉火,六十年来更灿然。(《鹧鸪天》) 一群八十高龄的窗友,回首往事,激情的火焰,比似火的青春还更灿烂炽烈!这是多么可贵的生命意识。在我国诗歌中,最见这种精神的首推曹操,在其《龟虽寿》中云:  神龟虽寿,犹有尽时。腾蛇乘雾,终成土灰。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。盈缩之期,不但在天。养怡之福,可得永年。 “老骥”四句,是其英雄晚年生命勃发的写照,他把人生价值演绎得如此庄严伟大。不仅如此,他还提出了科学养生的问题。“盈缩”四句强调合理地怡养,可以延长寿命。其《短歌行》更云: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”“山不厌高,水不厌深,周公吐脯,天下归心。”既有人生短促的喟叹,更有创造崇高生命价值的期许。把生命的意识提升到如此崇高的境界,这是古贤们对人生的最大贡献。  梁老的诗作,即是对此种精神极好的传承。类似的佳句还有《敬和霍老九十自寿》:“文章炳耀三春树,诗卷宏开二月花。……红枫又灼重阳日,大寿何妨鬓有华。”人们常说:“革命人永远是年青”,这就是对梁老生命意识的最好诠释。  景物传神的高手。梁老既富才气,又充满生活的激情,故笔墨所致,便打上突出的个性特色。记得宋词家沈蔚有《天仙子》词:  “景物因人成盛槪,满目更无尘可碍。等闲帘幕小栏杆,衣未解,心先快,明目清风如有待。 谁信门前车马隘,别是人间闲世间。坐中无物不清凉,山一带,水一派,流水白云长自在。”胡仔賛曰:“三间小阁贾耘老,一首佳词沈会宗。无限当时好风月,如今总属绩溪翁。潘游龙《古今辞评余醉》云:‘景物因人’句,大有受用,无错看过。”可谓一语破的,梁老诗中正不乏此等佳句。如《汉中石门石刻》:  焚石扬汤动晓昏,开通神道铸精魂。  一天衮雪风推浪,四壁飞龙战漏痕。  汉魏烟云涵造化,褒斜刀斧运乾坤。  人间当重十三品,千载文心颂石门。 “衮雪”二字曹操所书,言其激浪如雪,百代重之,作者由此生发,而将其拟之为铸精魂,涵造化,开通神道,千载文心云云,真可谓非同凡响异境天开了。  再如《梅城卮言》安徽潜山,亦称梅城。阿瞒征兵,失汲道军皆渴,乃出望梅止渴之计。梁公诗云:  风烟烈日火摇旌,指顾阿瞒仗剑行。  一柱能擎南岳地,三军何惧大江横。  胸中汩汩幽泉滴,舌下盈盈细浪生。  点将层台高筑就,鞭梢举处是梅城。 一种霸才英气,汩汩自笔端流淌。客儿每梦慧连辄得佳句,梁兄一写阿瞒便有奇语。此殆所谓“怅望千秋一洒泪,萧条异代不同时”感应乎?  梁公诗笔不择巨细,皆成胜诣,海棠微物也。其咏恭王府海棠云:  飞檐斗拱竞红妆,殿锁烟霞列画廊。  不是名花攀富贵,芳菲一半是诗香。不是王侯宅第抬高了花卉,而是此花令帝子园林大放异彩,结句便占尽了胜场。自来咏花者,少有如许手段。  姜白石赠杨诚斋诗有:“翰墨场中老斫轮,真能一笔扫千军。年年花月无闲日,处处山川怕见君。”梁公佳处,亦复如是。  梁兄对当代诗运之贡献,尤在倡导诗教。在我辈诗友中,致力最勤,影响巨大的一是杨叔子,二是梁东。我在写赠叔子先生诗中云:“学苑名师夙所钦,江干杨老发奇音。鲲鹏击水三千里,诗教宏开第一人。  梁公为诗教奔走操劳,出主意,定方略,走遍城乡,恒多佳作。如《惊悉淮安尚云同志逝世》:  天不假年日色昏,裁云镂月有余温。  此身行作淮安土,犹是兴诗启教魂。 可谓一往情深的至情文字。  《贵州青岩诗乡,赴大山深处小学写诗墙,有感而赠诗》云:  笔挟风雷进大山,心裁刀尺扣云关。  莘莘学子添双翼,天外遨游自往还。 对大山深处学童的关爱,如此深切殷勤,而寄望之大,气象之发煌,如此光昌亮丽,无不张显出诗人精神境界之轩昂高岸。  另如《为广西黑五类公司诗教叫好》云: 芝麻虽小大文章,南国伊谁拓八荒。 春讯清溪流碧玉,秋收瀚海送奇香。 韵含国粹和雨润,辉耀家传亮且光。 商品常同人品共,寰球都进黑甜乡。 单从起结四句,就可见出诗翁襟抱之宏远,壮怀之激烈,诗笔之矫健与气象之高旷。这就是我的老友、畏友。梁东老诗翁的迥出凡流的诗词风格。最后让我以陶渊明的诗作结:“云鹤有奇翼,八表须臾还。” 为祝梁老及高夫人八十双寿,我填了一首《画堂春》:  挥毫好字妙文章,衣冠一表堂堂。百年和合美鸳鸯,佳偶更无双。 驰骋吟坛老将,黄忠八十轩昂。弘扬诗教创辉煌,誉满城乡。 祝梁老高夫人米家山水从容过,茶马峰峦振翅飞。寿超百八,喜乐安康!